祝洺

一只常驻B站的阿婆主,真三厨aph厨全职厨欧美墙头。冷场狂魔,B站ID:江东纵火团小队长 ,欢迎勾搭:)

是这样了😂

human水母PL600:

今日碎碎念
我有一些话想对首页的太太们说
不是我不喜欢太太的作品 是我无法表达出来我动荡的内心

摘纪录:

曾经有那样一个时代,曾经有那样一批人物,他们那样的想着那样的活着,他们离我们今天并不遥远,但他们守护、在意、体现的精神、传统、风骨与我们相距甚远。读着他们,我们感到恍如隔世,抚摸历史,我们常常浩叹不已。
——钱理群评民国学人


感谢推荐

摘纪录:

我这个人虐点特别奇怪,不怕死不怕残不怕分手,但我怕看见诚实的人被迫说谎,正直的人被迫弯腰,直言者被迫噤声,理想主义者亲眼见到理想破碎。 还有,谎话连篇者最后的一句真话,奴颜婢膝者最后挺直了腰杆,缄口自保者突然仗义执言,曾遭理想背叛的人最后选择为理想而死。


感谢推荐

摘纪录:

最令我羡慕的,不是才貌的绝艳,也不是家底的殷实,我真是打心眼里觉得有一对相敬如宾的父母太好了,他们遇到冲突会想办法解决,而不是控制不住情绪的争论谁有理,他们能在绝境时拉对方一把,并说还有我呢,他们会尊重孩子的意愿,不挫孩子的天性与锐气,在这种氛围下成长的孩子应该是很自信很明媚的吧,知道怎样待人接物能让对方与自己心里都愉悦。
——梅鸿里

【资料考据/八卦33条】安东尼奥·萨列里与神圣罗马的皇帝约瑟夫二世之间的故事

谷一家:

*一篇我跪着求你们看一看的考据orz,约瑟夫和萨列里真的都是非常好的人了


*资料来源为安东尼奥·萨列里的传记《Maligned Master》,感谢 @助攻鲸的旮旯底 老师的补充


*依据时间顺序的考据,内容主要为两个人间在历史上真实发生过的互动,部分情节由于传记存疑和考据不到位所以可能不属实,欢迎指正


*某种意义上这篇考据也能解释约瑟夫x萨列里这个cp的来源和历史依据


*欢迎捉虫,祝看的塔诺西。


——————————————


0、安东尼奥·萨列里,十八世纪的音乐家,意大利人。他出生于威尼斯共和国莱尼亚诺,十三岁父母双亡,在修道院的唱诗班待了一年后被威尼斯的贵族收养。随后又遇到了著名维也纳作曲家加斯曼,成为了他的学生。


加斯曼认认真真的给萨列里当老师(爹),给他找了四个老师,一个德文一个法文一个拉丁语的(也教他意大利语)一个小提琴,然后作曲音律什么的加斯曼自己来教,以上花费全部由加斯曼掏钱包支付。而萨列里的吃穿住行也都跟着加斯曼一起,由他变相担任了自己的抚养人。


萨列里在遇到加斯曼前原本要被收养他的贵族送到那不勒斯去——那个年代大部分意大利的作曲家音乐家都在那里学习,完善他们的作曲技巧。或者巴黎,在那里音乐家们可以学习到“意大利式”的声乐旋律。那样的话他可能就会拥有完全不同的人生轨迹。跟随老师初到维也纳,萨列里对于这片自己不熟悉的土地肯定有过很多担心,比如能否在这里获得机会,自己又是否能成功——然而他迅速的被维也纳接受了,并且未曾想过在此这之后,他将在维也纳度过了大半人生,只再见过三次故乡威尼斯。


约瑟夫二世1741年3 月13日生于维也纳,是奥地利大公、匈牙利女王和波希米亚女王玛丽娅·特蕾莎与丈夫洛林公爵,神圣罗马帝国皇皇帝弗兰茨一世的长子。他是女大公所有孩子中嘴天资卓著又聪颖过人的,受过全面而严格而保守的帝王教育,生来就是为了成为奥地利的国王。从小时起他就学习古典文学,古代历史,神学,早早的就接触了启蒙思想,并将伏尔泰当做自己的人生导师。


约瑟夫厌恶政治婚姻,但还是无可避免的喜欢上了他的第一个妻子——帕尔马公爵菲立浦的长女伊莎贝拉郡主。更不幸的是这位思想丝毫不比他逊色的女子喜欢的其实是他的妹妹玛丽亚·克里斯蒂娜,而且她在生第二个孩子后流产而死。他在政治婚姻的考虑下娶了第二个妻子,巴伐利亚的约瑟珐。但他并不喜欢这位妻子,对她冷处理,并在她1767年死去后宣布终生不再娶,从此再无感情方面的纠葛。


1、约瑟夫和萨列里的第一次见面发生在萨列里16岁,约瑟夫25岁的1766年。在例行的室内音乐聚会上,约瑟夫二世听闻了加斯曼从威尼斯带了他的一个学生到维也纳来,也知道他想将这个学生介绍给大家认识,于是便让他带萨列里到音乐聚会上来。


这些室内音乐聚会没有固定的节目,音乐家们根据现场可用的声音分配角色和作品,在皇帝的面前即兴表演。约瑟夫二世希望通过参加这样的聚会,及时熟悉即将上演的那些新歌剧们,与音乐家们打好关系。有时,约瑟夫二世也会参加进来,他会演奏大键琴、大提琴、甚至演唱。


当小萨列里第一次被自己的老师带到这里来时,毫无疑问,他也要参加进这些活动中——这也算是对他个人能力的考验,虽然很明显,他对于这里来说有些太小了。而萨列里第一次见皇帝太紧张,一开口把“陛下”说成了“阁下”了。约瑟夫二世笑话了他,然后问了他“觉得维也纳如何”。对话结束后,皇帝意外地将男孩安排在了当天晚上正在排练中的歌剧表演,想看看这个意大利的孩子会表现如何。萨列里后来很清楚的回忆到那天晚上表演的歌剧是Johann Adolf Hasse的《Alcide al bivio》(岔道口的赫拉克勒斯)。一开始他在合唱中唱男高音,当他的声音征服了这位奥地利的皇帝后,约瑟夫二世又让他单独唱了一部分的片段。结束后,皇帝陛下十分满意,并且让加斯曼以后参加集会记得带上萨列里。


岔道口的赫拉克勒斯全剧油管地址


2、至于这一段萨老师的传记中是如何形容的呢….



如此这般,萨列里就被牢牢系紧在约瑟夫这边了,即使以他现在的水平和能力,萨列里还远不到能够正式的任职的时候。


约瑟夫陛下,醒醒,人家甚至在你这里还没有正式工作的啊www


那么,这位皇帝的音乐水平如何呢?


约瑟夫二世的音乐兴趣是多才多艺的,哈布斯堡家族从小就会让孩子们学习乐器,约瑟夫本人就是熟练且精通的大提琴手。而且,他决不只是追求时髦的娱乐。


莫扎特的信提到皇帝对赋格的偏爱,而这种形式的音乐当时主要用于宗教音乐,而传统意大利歌剧中很难有赋格出现,这可能也是他后面改革德语歌剧的原因。不过那是后话了。


加斯曼特别喜欢、并在作曲上实践了对位艺术——他的弦乐四重奏,包含两个赋格部分,很难在没有皇帝兴趣和支持的情况下发表。至于歌剧,总是有学者声称约瑟夫偏爱意大利歌剧,但没有证据证明这一点。事实上他受德鲁克的改革主张颇深,虽然他从未对格鲁克的新歌剧风发表过看法。


此外,皇帝是用德语写作歌剧的发起人之一。他不仅尝试了,还命令自己的作曲家写作德语歌剧,并且在维也纳的国家音乐剧院来演出(莫扎特的德语歌剧在这个层面上是得到了他的支持)。虽然人们普遍承认,那年的作品除了莫扎特的《后宫诱逃》和萨列里的《烟囱工》外,德语歌剧的普及结果不令人满意(并且单独的剧院不能仅仅靠德语歌剧维持生计)。但在他对这些事的热情度上,约瑟夫身上确实带着一种反传统的思维方式和改革热情。


至于萨列里,他本人没有在专门教授意大利式音乐的音乐学院里上过学,从他创作的起点开始就糅合了德鲁克的新主张。他算是在约瑟夫音乐圈子里少见的没有遵循威尼斯老派音乐路子的人。


3、此外……尽管约瑟夫与他的母亲不同,崇尚勤俭节约,但是对于有才华和努力的人他也是相当愿意给他们奖励的…..萨列里在新年的时候收到了一份约瑟夫给他的新年礼物,感谢他参加每周来音乐集会。这份礼物是:



50达克特金币(达科特曾在欧洲许多国家通用的金币,此处的50达科特相当于225弗洛林),第二年这份“零花钱”的增加到了80达克特,也就是360弗洛林……


那时候普通平民一年的收入才80古尔盾……


然后换算关系如下:


弗罗林 Florin/Gulden:古佛罗伦萨金币,大致相当于3.5克纯黄金,大致等于5塔勒银币


塔勒 Taler/Thaler,1塔勒=3马克=12克罗伊茨


古尔登 Gulden:1古尔登银币=7.5克罗伊茨


也就是说萨老师第一年收到的零花钱第一年就是1800古尔登,第二年2880古尔登


让我们再回顾一下,平民年收入80古尔登。


再用更形象的人民币比对一下的话:一弗洛林差不多相当于3.5克纯黄金。第一年就是787.5克黄金,第二年是1260克黄金,根据6.27号国际现货黄金金价是1258.78美元/盎司,换算成人民币就是257.94人民币/克第一年是203127元年收入,第二年是325004元。


划重点,萨老师甚至还没有正式入职。



随后


好孩子安东尼奥·萨列里把这些钱全部交给了加斯曼老师,自己一分未动


(这什么压岁钱交给父母的好孩子!?这又是对未成年人什么一掷千金的皇帝!?)


4、1770年,萨列里创作了他来维也纳后第一部完整的歌剧《识字的女人》,这部歌剧受到追捧,约瑟夫二世也十分喜欢,甚至让它在自己的室内音乐会上上演。加斯曼出差三年,回来后就是从约瑟夫的这些音乐会上得以窥见这部作品的。


萨列里在1770—1773年在维也纳发布了几部歌剧后迅速崭露头角,获得了广泛的关注和欢迎。有斯德哥尔摩的剧院找到他想要和他签为期三年的合同。但是由于这件事没有获得约瑟夫二世足够的支持,所以他拒绝了,继续留在维也纳,并且没有为自己的决定后悔。实际上,当时瑞典国王想要发展本国的歌剧文化,但由于自身力量不足所以需要找外国人帮忙写瑞典语歌剧。这个合约签下后并不是固定常驻的,而且格鲁克精通瑞典语,萨列里完全可以跟着他学习一段时间后再出国,那样他会拥有完全不同的人生走向和未来,而且以他的魅力获得瑞典国王的赞赏甚至定居在斯德哥尔摩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5、不去的原因,初代传记作者Mosel友情解释为——仅仅是因为约瑟夫二世。自萨列里到维也纳以来,他就成为了约瑟夫的private musical ensemble(私人音乐团)的一部分,而这种亲密的私交也让他们间自然而然的产生了真挚而充满友情的关系,斯德哥尔摩可没有这些。而且如果是约瑟夫建议萨列里拒绝这份邀请,他肯定也是询问过萨列里自己的意见的。(简单来说就是一次两厢情愿的拒职)


此时约瑟夫甚至还没有提供给他一个官方的任命,虽然皇帝依旧向萨列里表达了他对他的尊重和喜爱。约瑟夫表示当职位出现空缺时,他会及时的任命萨列里,在此之前他需要等待和更多的磨练。


6、随后,随着1774年加斯曼的过世,维也纳的音乐圈出现了政治和职位的洗牌,很多位子空出来了,约瑟夫二世也立马让萨列里这个才二十四岁的年轻人接替了加斯曼的位置——他成为了维也纳的宫廷作曲家,国家歌剧院的指挥与乐队长(Kapellmeister),这给他带来了400杜卡特的收入。而被安排到宫廷乐正这个位置上的是一位已经六十多的、快退休了的作曲家。这个位置显然被约瑟夫提前为萨列里预定好了。


7、接下来是重头戏——萨列里和特蕾莎的爱情故事。萨老师这段的自述非常有意思,最具有细节的是两个人,一个特蕾莎一个约瑟夫二世(我甚至感觉后者比前者描述的更详细)。


大致故事:萨列里在修道院三次与未来的妻子特蕾莎三次擦肩而过,没有打过招呼。最后终于在对方“碰巧”在教堂和自己坐到同一条椅子上后,鼓起勇气.......尾随特蕾莎。在一段路后终于鼓起勇气和对方开口说话,表白。


对方表示自己的父亲对他早就久仰大名,自己也对他早就怀有爱恋,只是需要萨列里再去她家一趟获得父母的认可。结果天降横祸,在萨列里去她家前她父亲突然去世......她的监护人对她也有所企图,故意用金钱收入刁难萨列里,让年轻的作曲家走投无路,在去见约瑟夫二世时被同事开玩笑,被皇帝追问后才说出自己的故事。


约瑟夫觉得这件事真有趣。


第二天他就让萨列里又担任了宫廷歌剧作家,给他涨了薪水,让他能够和特蕾莎结成连理。约瑟夫这个男人严苛节俭,从他推行的简葬制度就看的出来(。)此处却成为了意外的救主,看起来是真的很宠萨列里了。


这是萨老师对于自己见到约瑟夫的回忆:



十分细腻的描写....我甚至怀疑传记作者是故意摘录这么多的...


然后萨老师解释为什么特蕾莎知道自己时用的是:



皇帝对我的好意也众所周知


萨老师,十分有自觉啊www


顺便一提,传记再这一章的标题也十分有意思



被皇帝保护的人,指的就是在维也纳刚刚起步的萨老师了www


8、当然,萨列里被任命为意大利歌剧院的乐师长后也不是有闲情逸致的,乐师长的工作非常繁忙,他的未来最终还是取决于他的努力程度。约瑟夫愈发介入剧院方面的事务,他本人也有接管萨列里行政事务的可能性。


不过,虽然意大利剧院能否维持下去还未知,但萨列里从约瑟夫手上获得的这个职位确实坚固无比。至少目前和以后的一段时间,都不会有其他的竞争者出现。


9、一个小插曲,约瑟夫从1772年开始写信骚扰自己弟弟,信件具体阐述了自家这位名叫萨列里的乐师有多优秀多可爱,你那里有没有适合他的职务之类的。约瑟夫二世甚至还寄了乐谱(给对音乐兴趣淡薄的利奥波德二世)过去。



↑信件具体内容


被烦的不行的利奥波德二世最终于1775年在佛罗伦萨上演了萨列里的La locandiera(女老板)


10、然后萨列里确实去了利奥波德统辖的地方待过一段时间,萨列里1778年四月去了意大利,1779年1月才重回维也纳。


问题在于1778年发生了巴伐利亚王位继承战,约瑟夫二世在萨列里离开维也纳的期间向母亲征得过同意,带兵出去打仗了。奥地利从春天就在不断跟普鲁士有摩擦,直到6月正式爆发了战争。当时意大利有新歌剧院落成,威尼斯也向他订了歌剧,萨列里在那边忙于工作,在自己的小女儿降生后才从意大利赶回维也纳,看孩抱娃。


11、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米兰有新歌剧院建成,邀请萨列里过去写歌剧(比较知名的《重建欧洲》),同时,威尼斯又向他订了一部歌剧。约瑟夫觉得这是个很好的磨练他的机会,就又放萨列里去意大利了。


不过历史绝不会永远重复,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比如剧院晚点完工啊,去到威尼斯发现词作者挂掉了啊),萨列里发现所有工作结束后自己可能要晚回去,就特意写信详细解释了自己为何再需要额外三个月的时间才能回到维也纳去,并且托人送给约瑟夫。


然而这封信只是口头上的传达给了约瑟夫二世,因为好闺蜜罗森博格把他的信忘在了自己的办公桌上。得知这一(口头)消息的约瑟夫“reacted somewhat gruffly”(有些粗声粗气的回应),表示萨列里想要待多久都行,待在那儿别回来了都行。


↓好闺蜜罗森博格带的口信:



12、事实是,约瑟夫和他麻麻都是口直心快想到啥说啥,厌恶阿谀奉承之人的那类。约瑟夫在麻麻去世一人掌权时还辞了部分宫殿里的看守,把城堡的缺口用木板补起来减少开支(。)并认为那些吃白饭的看守在和不在没啥区别。所以他可能真的只是口直心快而已,不过传过去的消息经过加工就彻底吓傻了萨列里。


他立马辞了这边的工作赶回维也纳,不敢直接找约瑟夫就在他处理公务的房间外等他。约瑟夫一般每天下午三点会出现在那里,那天他是从外面回来。他见到约瑟夫陛下后先是一顿解释,但是陛下则是很开心的表示“你回来了!”并且让萨列里把他新作品的片段展示给自己看看。



13、这件事之后,约瑟夫让萨列里去视察在他不在的时候剧院有多了些什么新情况。萨列里去了,回来报告完建议他的四部意大利歌剧可以翻译成德语的。约二被他提醒到了,兴致勃勃的一拍脑袋让萨列里直接写德语歌剧去…….



萨老师:“陛下……我不太知道如何用德语去开始一篇歌剧的序章,我说德语都说的十分勉强了…..”


约瑟夫:“那太好了!你可以借着这个工作练一练啊,明天我就让罗森博格把剧本给你”


我觉得萨老师的内心应该是崩溃的www


那个剧本就是传说中的《烟囱工》。故事梗概:名字是“小狐狸”的、操着一口蹩脚德语的意大利烟囱工为了结婚,和自己的爱人一起到处行骗的轻喜剧。


约瑟夫:我没有生气哦。


还有一点就是,萨列里真的以为这是给自己练手的,没想过真的放到德语剧院里面去演出了。


14、一个小插曲,莫扎特在和大主教吵完的当晚看过此剧,然后写信嘲讽到“对我的健康很有好处,因为我看完第一幕回去大病了一场”后面还说“这个剧的写作者德语超烂的啊”


后面选小公主钢琴老师的时候,萨老师被约瑟夫二世选上了,而莫扎特没有。为此他愤恨的写了一封信给爹,说“皇帝只在乎萨列里”



15、达蓬得来维也纳找工作就完全指望着萨列里了,因为他不仅“能提供剧院的入口”,而且“提供找约瑟夫二世自荐的入口”.在女大公在位的时候以他过去的斑斑劣迹是不可能获职的,而在约二这则没有被带有偏见的看待——当然,是因为萨列里给他说情了


然后他和萨列里合作的作品大获惨败


16、达那伊得斯姐妹在通过委员会后大家都很期待它的上演,约瑟夫本来想给萨列里放个假的,但还是让他先确定上演日期再说。


这部歌剧上演当天路易十六和约二的妹妹玛丽皇后都到现场去听了,表演大获成功。这部剧实际上格鲁克只是提供了一些思路,绝大部分都是萨列里自己完成的。不过由于对年轻作曲家的考虑和保护就对外宣传是他们合作的,约二也替他说“几乎是在格鲁克的指导下完成的”


17、传记中提及,适用于萨列里的音乐理论同样的适用于约瑟夫,他们都不是意大利式音乐的倡导者,而提倡简洁化。后面对莫扎特说的“太多音符”其实不是他不懂音乐的意思,而是倡导的音乐方向不同。


18、在1785年左右,萨列里依旧是约瑟夫intimate cieclr(私交很深的朋友)圈的一人,无论他离开过多少次维也纳,他依旧可以称约瑟夫二世是他的保护者。而莫扎特在维也纳没有正式的地位,又因为性格原因人际关系有些堪忧。


于是想要所有音乐家们友好相处的约瑟夫就举办了一场萨列里意大利歌剧对阵莫扎特德国歌剧的比赛。


然后萨老师交了一份动人心魄感人至深的答卷——关于一个作曲家和一位诗人要在四天内写完一部歌剧,然后为音乐和歌词发生争执的故事,后面还有歌手间吵架的惨案……名字剧透了一切,这部剧叫《音乐至上》(Prima la musica e poile parole)这部歌剧太过真实,我严重怀疑萨老师直接把他的创作经历编了编改成歌剧了(。)莫扎特写了比较正常但是完成度低的德语歌剧,于是萨老师就获胜了。


获胜的奖金是100杜卡特,莫扎特则是对半的50杜卡特。


19、后面在1786年萨列里去了巴黎,创作了达那伊得斯姐妹的兄弟作(?)《荷尔斯兄弟》。但由于各种原因,尤其是其中居里亚斯战士姓名的第一个音节与法语的“屁股”同音,所以败的非常惨烈。


知道《荷尔斯兄弟》在法国被开屁股玩笑的时候,约瑟夫直接寄信给大使馆出面交涉。“他的音乐虽然有时矫揉造作,但是你们不应当用古代英雄的名字开玩笑!”


20、萨列里和博马舍合作的塔拉里在巴黎大获成功,期间博马舍一直在和他强调“No too much music!”,萨列里也遵守了,合作愉快。回奥地利后约瑟夫让他弄个意大利语版本的翻译来。萨列里自己知道这部剧的政治有多厉害(←直接推动法国大革命的元凶)于是几乎是重写一样的搞了一个新的版本出来,名字叫做《奥马思国王阿克索尔》(Axur, re d'Ormus)


然后按照意大利歌剧的习惯加了很多音乐


21、对于萨列里把他的歌剧改成完全新作一无所知的约瑟夫开心的带着原来的歌词本去听他的下午茶(?)歌剧,他坐好听了一会,然后拿着歌词本比照。演奏者报幕说“第一幕,第一场景,二重奏。”皇帝懵了,因为法国歌剧开始是序言。然后他和乐队争执了起来,对比着他手里的原版台词本比照了……两个小时。约瑟夫忍不住大笑起来,大声喊“这足够让一个人疯了!以天堂之名这两个人都做了些什么啊!?去把萨列里叫过来。然后告诉他我们在这都干了啥。”


两天后萨列里见到约瑟夫了(推测是萨列里当时并不在附近,约瑟夫被台本弄晕了),皇帝见他第一句话就是“你的音乐两天前快把我们弄崩溃了!你都对你可爱的法国音乐做了什么啊?”


当萨列里解释完缘由后,约瑟夫表示“我完全同意”。而当他听完新版本后,他给萨列里发了皇家奖赏。




此后约二将这部歌剧当做免费教育课,演给了他的侄子弗朗茨看,而那是在他侄子的婚礼上。此歌剧与《塔拉里》有异曲同工之妙,革国王的脑袋。


22、当时约瑟夫的改革其实已经出现了问题——他的思想过于先进,改革的步伐又过快,导致了很多贵族的不满。他以人民的国王自居,作为一个会亲自下田耕作,废除了对他的吻手礼和屈膝礼的国王来说,他似乎想要努力做得更好,可惜时间已经不够了。


23、在此补充除了已经提及的德语歌剧院,约瑟夫在哪些方面做出过杰出的改革:


24、1788年二月份,安东尼奥·萨列里被约瑟夫二世正式授予了皇室宫廷乐正这一维也纳音乐的最高职位。这对萨列里来说不像是惊喜,更像是一种必然。他的工资涨到了1200古尔登,而每监督一部歌剧,他都可以收到200杜卡特的收入。就目前来看,萨列里在经济方面无需担心了。


1788年三月一日约瑟夫二世带25万大军对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正式宣战,直到11月十八号才返程。


25、期间有一件小插曲,国家歌剧院的著名女高音与萨列里闹矛盾,说他没有给自己分配合适的角色,甚至还写信给前线的皇帝声称只有皇帝才能裁决这件事。罗森博格打小报告给约瑟夫,在前线的皇帝立马回信,把她给解雇了。


26、实际上那段时间几乎关于音乐相关工作人员的收入都十分惨淡,首席女高音原来4000古尔登一年的年薪被砍到四分之一,一方面是约瑟夫为了军费砍了不少人的工资和不必要的开支,一方面是很多贵族都被带出去参加战争,剧院的来客稀少,莫扎特的经济也是在这一时期遭到牵连突然变得恶劣起来。费加罗的解禁也和剧院需要好歌剧吸引客源有关系。剧院当时债务一度达到8万古尔登。


而一片萧条之中,安东尼奥·萨列里被约瑟夫推到宫廷乐长的位置后,每年固定年薪+监督歌剧的收入+塔拉里的年终奖励等等,意外的比以前的收入还多了,歌剧院就算是倒了他都不会受影响_(:з)∠)_众人收入皆降,就他涨。


而在前线的约瑟夫二世,因为战役都是发生在河边,地形险恶天气潮湿,军队里面热病流行,约瑟夫也在六月中旬染病。然而他作为战地指挥官一直坚持到了十一月奥属尼德兰爆发反改革起义后才回维也纳。处理女高音的事时他已经生病了。


27、当然经济不用担心,萨老师还是努力担起责任救他管理的意大利歌剧院。他和达蓬得协商过解决办法,然后为了剧院的节目表不是空的把以前没写完的歌剧赶快找出来补完上映(Il pastor fido),还商量着找赞助人和用仿俱乐部的会费形式撑过困难时期。


28、十一月初,皇帝从前线回来了,濒死的重病,咳血,呼吸困难。萨列里为了皇帝至少安全回来了写了一部弥撒和赞美诗,但是皇帝病的太重了,他们甚至没法在他的面前表演它们。


在约瑟夫重病回来后,萨列里通过几部不太成功的新剧,还有让剧院轮演以前呼声不错的节目解决了剧目短缺的问题后,将意大利剧院的事情扔在一边,只履行自己作为宫廷乐师长的职务。


29、在十二月中旬,皇帝身体稍微好了一些,出席了剧院里《唐璜》的演出。但他受到了公众的冷眼相待,最终只能草草离开了剧院。不过他依旧让《唐璜》继续演了下去。


约二在1789年秋天身体有过短暂的好转,然而这并没有改变他重病的事实。他留下了一场与俄罗斯间未解决的战争,而奥属尼德兰爆发反改革起义,匈牙利也在努力争取独立。国家内部改革没有完成或失败,皇帝的重病又让事情变得一团糟。民众将怒火发泄在了约瑟夫身上,甚至肆意的用讽刺诗来嘲笑垂死的皇帝。


30、约瑟夫完全被他身边的亲人与大臣孤立了。他的部长拒绝拜访他的病室,两年间没有见到过他。他的弟弟利奥波德留在佛罗伦萨,也没有来见他。最后,约瑟夫筋疲力尽,心碎不已,意识到他身边的人都不能或不愿意执行他所有的改革和计划。


1790年1月30日,他正式撤回了他在匈牙利的所有改革。2月20日,约瑟夫二世因肺结核在维也纳去世。


按照他的要求,他的尸体不做防腐处理,而是身着制服置于简单的金属棺中,安葬在嘉布遣会教堂下面的皇家墓穴里他父母豪华棺木旁。临终前,他为自己撰写了墓志铭:“虽有善良的想法,但最终一事无成的君主长眠于此。”


31、约瑟夫二世死后,维也纳的作曲家为他写了很多的弥撒曲和追悼乐(包括贝多芬的康塔塔)。不过只有萨列里的是在约瑟夫生前就写好,并且给他看过的。D大调弥撒曲(Emperor mass in D major(1788))


试听地址


这首曲子就是1788年萨列里所最初为约瑟夫二世平安归来所做的曲子。


32、在约瑟夫死后萨列里就陷入了一种消沉的摸鱼状态。博马舍从巴黎三番五次的邀请他去看一看《塔拉里》的新结局,但是他都没有离开维也纳。利奥波德对王位并不感兴趣,那时候他在约二去世七个月后(9月30日)才从佛罗伦萨赶到维也纳参加加冕礼。新皇帝的加冕礼上,萨列里就新写了一首十二分钟左右的赞美诗。D大调弥撒曲被他雪藏起来,除约瑟夫外没有人用过。然而那段时间其实萨列里有相当多的空闲,他完全写新曲也是可以的。


然后作为替代,到了利奥波德十月九日加冕的时候,他的演出的指挥曲目:莫扎特的加冕弥撒K317和庄严弥撒 K337(。)其实加冕典礼的时候莫扎特也去了,但是他那时候已经没有宫廷职务了是在周围演一部歌剧,然后那部歌剧直接被利奥波德批判了一顿。但是对于在自己的加冕典礼上萨列里演奏莫扎特的曲目他没有说什么。


33、之后利奥波德洗刷掉了宫廷中几乎所有和约二有关的人,包括罗森博格伯爵也被撤职了。但是他没有动萨列里, 只是让他很多事情都不再参与,职务保留。


此后萨列里逐渐淡出政治,兴趣从歌剧转向宗教作品和教学。而约瑟夫二世也更多以开明君主的形象留在世人心中,安眠于棺椁之中。


————————end

一口獠牙的小甜甜:

今天搬砖回来,站在路边喝水,突然听旁边人说今天四六级考试,端午节假期考试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也太惨了。


四六级水平,其实可以推荐茨威格的小说作为阅读材料,非常经典,而且词汇量比较友好(我个人感觉比毛姆海明威菲茨杰拉德他们这伙人都友好),来回看三遍找不着头尾的超级大长句不多见,常见词汇的小众用法也没有菲茨杰拉德大佬那么多(TAT)。


茨威格其实一度是我的大雷点,因为小时候第一篇看的就是《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看完以后我满头雾水,觉得这嘛玩意,一个屌丝男文青的无限意淫吗?我们21世纪的玛丽苏少女都开始流行暗搓搓的苏了,这货怎么这么明目张胆的——脑补一个漂亮大姑娘莫名其妙爱他爱得死去活来,天天偷窥,就不说,就不说!给他生娃给他养,没钱养娃就卖身,走投无路了也不肯打扰他,最后娃也没了,女人也死了,香魂一缕化作清风 ,就留一封信,还居然不是到付!


完事这瘪犊子呢——


“……feeling as if an invisible door had been suddenly opened, a door through which a chill breeze from another world was blowing into his sheltered room."


“……the thought of the dead woman stirred in his mind, bodiless and passionate, like the sound of distant music."


神他妈“另一个世界吹来的清风”!


神他妈“遥远的琼音”!


看完把我气得直蹦。


直到好多年以后,看到很多大神都很推崇茨威格,早先的记忆有点模糊了,再加上我也不那么爱蹦了,于是又倒回去重新看了一遍,依然是这篇。


才发现这原来近乎是个志怪故事。


R先生像个画中仙,不是工笔的画法,而是一道剪影,浮在蜃喷出的云烟上,细节都是模糊的,所以又似人,又非人,近乎于妖物。


谁会不爱剪影呢?


只是有的人无暇细看;有些人爱一会,又忙于奔自己的生活;有的人因为种种原因,不巧坐在路边,不巧盯着它看了太久,被摄走了魂而已。


赶上谁算谁,都是因缘际会,都是命。


信外,女人活在纸上,R活在人间。


信里,女人在地面俯首,R在云端。


一生都隔着次元壁,只有最后的最后,她用尽了生命的力量叫喊表白,终于穿透厚厚的墙,传到他那里,然而也只剩下些许微弱的、转瞬消散的音尘。


其实是个很不幸又很温柔的故事啊。







凯尔特民族文化综述

KYLOS.:

言叁:



参考及引用自池上正太的《凯尔特神话事典》。
之前在一个历史同好群做的小讲座,现在发出来权作科普




历史与社会部分
早在尚未受到基督教式价值观席卷以前, 居住在欧洲的是一群相信岁月悠悠的人们.
他们为战斗而活、高声诵唱心中的感动、热爱酒与美食、乐意为名誉与勇气付出性命——从另一方面,这群人却也拥有极高的精神高度, 足使他们深信语言的价值,并且从深邃森林中发现神与灵.
古罗马人将他们这种将原始生命力赤裸裸袒露在外的生活贬为蛮族. 当时这蛮族, 亦即时称凯尔特的民族过着何等生活、信仰何等神袛, 难以窥知.今日将欧洲原住民统称为凯尔特人, 古希腊罗马人却是视所在地区而对这些族群有各种不同的称呼. 其中最著名的非高卢人(定居于意大利北部周边, 从山南高卢、比利牛斯山直到涵盖地中海地区、莱茵河流域等地的山北高卢的族群)莫属. 高卢人底下又有诸多不同部族, 他们最终遭罗马的儒略·恺撒征服压制而归于罗马统治. 加拉太人指的则是西元前278年移居至小亚细亚中央的高卢民族, 以在森林中名为橡树神庙(Drunemeton)的圣域召开集会而为世所知. 同时也是令人畏惧的掠夺者. 除此之外还有凯尔特伊比利亚人(Celtiberian)、不列颠人(Britons)与盖尔人(Gaels)
这支视语言为神圣的民族, 将他们自己是传说透过神秘的文化传承者——德鲁伊(Druid)、菲力(Fili)、巴德(Bard)等人口耳相传, 并未以文字记载, 尽管当时已经有彼等特有的文字存在.
因为这个缘故, 可供拼凑彼等文化样貌的大部分线索都早已散佚. 现今我们可以依靠的, 便只有当时鄙其为蛮族之希腊罗马方面的记录、罗马化以后的高卢-罗马文化圈成员留下来的历史遗物, 还有因为身为岛国而得以长期保持口耳相传传统的爱尔兰传说、不列颠传说, 以及后来的基督教传教士们写下的文字记录.




关于凯尔特人的最早记录, 来自于希腊历史学家与迦太基的旅行者. 而通过考古发现, 大陆凯尔特的发源可追溯至西元前1500年. 而自约西元前5世纪起, 凯尔特人开始走出中欧, 从此便是一股来自未开化世界的威胁力量,进而席卷整个地中海世界. 来自拉坦诺地区的移民遂一步步地朝马其顿、安纳托利亚移动, 而是伴随着掠夺与战斗等强硬行为.是故, 地中海世界居民心目中的凯尔特人也慢慢从远方的贸易对象变成了危险奇怪的野蛮人. 恕我在此不赘述凯尔特人的扩张过程.




【凯尔特移居迁徙下的头号牺牲者, 便是从前他们的贸易对象伊特鲁利亚人. 西元前400年凯尔特人那些琐碎小事做借口率大军进攻, 将伊特鲁利亚人驱逐离开的波河一带....】




凯尔特文化不仅横亘了大陆, 更越过大海来到了不列颠群岛甚至爱尔兰, 只不过海岛凯尔特文化的扩张并不属于独特的大陆凯尔特文化, 而是诞生自不同的源流. 现在主流的说法是“不列颠群岛与爱尔兰的文化乃独自发展而成, 只不过是在交流中稍微撷取了大陆凯尔特的文化而已”. 之所以这么说, 那是因为目前研究认为凯尔特语本身其实早在凯尔特文化诞生以前, 就已经普及于欧洲, 而且他们的文化与生活模式又跟青铜器时代的大陆生活模式颇为接近.
不列颠岛在某些部分也对大陆造成了相当大的影响, 例如德鲁伊及其教义. 因为这个缘故, 凯尔特人认为一流德鲁伊的知识都是从不列颠岛学习得来的. 而反过来, 直到凯撒侵略不列颠以后, 不列颠群岛才较为显著地开始受到大陆凯尔特文化影响.
尽管希腊罗马人鄙为蛮族, 可凯尔特人的文化水平其实毫不逊色他们的社会基本上是由部族单位构成. 主要分成三个社会阶层领导部族的王、战士阶级所属的贵族阶层, 工匠与诗人等拥有特殊技能的上层民阶层, 以及众多地主组成的自由民阶层.除此以外还有宗教领袖德鲁伊和非属自由民的奴隶. 部族的王并非世袭而是由德鲁伊以占卜等方法选定有任期而且王要受复数“盖许”(Geis,誓约)制约,要求其维持理想完美的形象.典型是高卢与不列颠遭受罗马侵略时的爱尔兰. 他们在此期间发展出这样的社会制度,直到西元400年代基督教传入为止.
凯尔特人的社会其实并非我等所想象那般建立于掠夺狩猎之上, 而是以农业为主的营生活动.他们田里产出的植物非常多样小麦、大麦和黍类, 四季豆、豌豆和扁豆. 还有亚麻、葡萄和橄榄. 凯尔特人的收获随着农具与技术的进步增加, 连带着人口大幅度增长. 农产品在扣除部族需用以后, 盈余就成了对罗马等周边民族的重要贸易品. 庞大的农民养活了工匠, 他们的金属冶炼、武器与首饰制作、陶瓷烧制的技术都颇为令人赞叹, 也是重要的贸易品.
虽然普遍相信凯尔特人整体是个好战的民族, 其实却往往只是以极少人数从事战争. 他们战斗都是从恫吓敌人开始. 一与敌人打照面, 凯尔特人先是放声怒吼恫吓、大骂敌兵、高唱战歌. 还有战车配备的战士会猛然朝敌人冲刺、从马绕行将其围困其中, 或者投掷长枪, 使用投石器、或者敲打战车放声大吼还有开场单挑的状况也很常见一般都是派出第一战士前去敌军阵前叫阵. 若敌军同意进行单挑就也派出一名战士上前, 互相吹嘘自身武勇与祖先功绩、秽言咒骂贬低对方.恫吓一过就开始总攻击了. 可是他们十分缺乏联合作战的精神, 仅是流于全凭个人武勇杀敌而已. 战斗大概会在两到三小时以内分出胜负.
他们喜欢收集敌人的首级, 因为他们相信人的灵魂是储存在头脑中, 并由此流向全身. 年轻战士除了替自身所属部族作战外, 有时也会担任其他部族的佣兵以求出人头地; 他们选择雇主似乎并无特别的好恶.这个习惯后来似乎甚至得到了制度化, 甚至出现某种以掷枪为名的佣兵团, 直至西元前300年的时候都仍然存在.他们习惯裸身作战, 作为全军刀枪不能伤的精神象征出现.
————————————————————
神话部分




如同许多原始社会那般,凯尔特民族的宗教同样也是从祖灵崇拜以及精灵崇拜开始的.他们的宗教思想与其所属的印欧语系的其他民族有不少共通之处,例如将教义以口耳传承,重视话语中埋藏的真理,诗歌诗人与统治者间的关系性等.不过他们的神明人格化是在罗马化之后.然则随着不列颠与高卢受罗马化的程度愈高,他们的宗教教义也愈被斥为血腥野蛮.终于,西元54年克劳狄一世颁布德鲁伊禁令,从此德鲁伊的权威便渐渐消失了.




接下来我们简单讲一下德鲁伊.据说当时的德鲁伊组织非常严格有条不紊,并超越自身所属部族进行宗教活动.有文献指出,他们每年都会聚集位在卡努特族(Carnute)领土内的圣地,召开议定领导者与法令的大规模集会.同时德鲁伊需要进行长时间的知识积累,修行极为严苛.不列颠群岛作为其发源地,也(似乎)是修行的最佳选择.爱尔兰在经过基督教化后又有菲力崛起取代德鲁伊,相比之下更接近大众.
然后是凯尔特人对死后处所的概念.他们认为人类生前行为将会受到某个绝对存在审判,然而死后去处视其而定的所谓天国地狱概念——似乎相当薄弱.凯尔特人相信灵魂不灭,转世,死者居住的异界跟人世间的区别也很模糊暧昧.这种观念减轻了对死亡的恐惧,也是他们战斗勇猛的原因之一.
威尔士跟爱尔兰都有传说认为有个可供人们永远过着幸福快乐生活的世界.威尔士称这个世界为安农,是奉亚伦文(Arawn)为王的死亡国度.里面有只魔法锅,利用少女呼出的气息来烹制食物,取之不尽却从不分给胆小者.关于其记载,见于《马比诺吉昂》.
亚伦文饲有散发耀眼光芒的红耳朵白色猎犬,从前戴伏尔王子皮威尔打断了他的狩猎,他便以代替自己统治安农为条件,要求皮威尔替自己杀死敌人赫夫冈.后来皮威尔完成任务,两人萌生出友情。
至于爱尔兰人信仰的异界,则是以大地归人类统治以后“达努神族”诸神所在的丘塚、魔法岛屿——希(Sidhe,意为和平)或特纳诺格(亦称“常青国度”),各地的希各由不同神明统治管理.比较具有代表性的是海神马南南·麦克·李尔(Manannán mac lir)及其女妮亚芙,另外相传英雄芬恩马库尔之子莪相(Osin)也曾住过此地.这个马南南,就是《李尔王》的原型.他是曼岛之神,迥异于其他达努神族,他比较有北欧神话的色彩,大概是因为曼岛第一任统治者有维京血统吧.




基于世界观与宗教观的基础之上,便有了威尔士与爱尔兰自成一体的神话体系.但是又因为是由各部族的祖灵崇拜衍生而来,并没有发展出如古代美索不达米亚诸神那般统一而强大的万神殿诸神体系,只能说相对独立统一与达成了某种程度的共通见解而已.




不同于爱尔兰与威尔士的神话自成一个相对完整和独立的体系,当高卢和不列颠接受罗马化、德鲁伊教遭禁止以后,彼等所奉诸神的资料自然就逐渐消失散佚.当然,当时各部族理应均流传有其固有神明相关传说才是,只不过后来在大陆凯尔特语消灭的同时也随之失传了.
高卢-罗马文化圈的当地神明与罗马神明经过习合后,遂演变成为“阿波罗·〇〇”之类的部族神明受人信仰.有关这些神衹的记录便以雕像或碑文等形式留了下来,因此我们还是能以此得知原生自高卢的神明名字(虽然我们仍旧不知道那真的是神的名字还是某种尊称)不过神祗还是共通的,大部分神格也跟罗马诸神重合,如丰收光明繁殖武装工匠等等等等.神袛不同,随从兽与人形特征也有所区别.
举个栗子,克努诺斯(Cernunnos).这个名字在凯尔特语里有“有角者”和“尖锐者”的意思,不过也另有异说.常见的形象是顶着公鹿或者山羊等动物的偌大头角、有对公鹿耳朵,脖子戴着象征权威及身份的托尔克颈环.或许是为了显示其权威极大,有时候手里也会拿着托尔克,同时他的臂上或者身体上也常缠着兽角蛇,大概是象征公羊的强大繁殖能力、蛇的神秘性和再生能力.主要是有狩猎和丰收的神袛,一般被理解为农神.不过关于克努诺斯这个名字只是对这类兽角神的泛称.这个名字的来源是巴黎圣母大教堂地底发掘出来的罗马时代石碑.
除了这些掌管生产生活的神明,还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是英雄传说,不过其故事也归于同一神话群当中.渡航者、骑士团(猎手)、以及诗人等就是这些英雄基本固定的职业身份.




这个是芬恩·麦克·库,最早见于12世纪的《耆老絮话》.说起来爱尔兰人颇为喜欢迟暮英雄之妻与年少有为者私奔的故事.此外,威尔士最出名的则是亚瑟王故事群.
凯尔特的神灵也有一部分是以三位一体的形象出现,比如说爱尔兰的守护神埃柳(Ériu)、邦芭(Banha)、芙拉(Fodla);还有战场女神集团巴德(Bodbh)&奈温(Nemain)【统称“战争之鸦”】与玛卡.还有打铁集团(以戈比纽为首的工匠集团)海神集团等等.


老相册:

从对面递过来鲜花的东德士兵

1989年,柏林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